2/05/2006

金包里-5


高挑木造氣派的老街屋門口, 停了一台很趴的帥氣古董機車

金包里-4


在金山溫泉地段的水源頭處, 歷史悠久的溫泉旅社, 特地在門邊留了"水源頭"的水管與鐵盆, 供路過的人或鄰居可以免費使用.

穿著一身粉紅的阿桑, 很厲害的帶了狗兒跟南僑水晶肥皂, 來洗個熱呼呼的溫泉澡, 還熟門熟路的使喚我們到旁邊人家家裡的水井, 打了一桶冷水來對, 怕燙著狗兒了...

金包里-3


老街的老屋簷下
大字晾了一片喜氣紅衣

1/02/2006

金包里-2


採得山中葯
能醫世上人

金包里-1


跟朋友穿過金包里大道, 來到金山街上, 舊時繁華的金包里街仍留有當年氣派的店家, 女裝布店, 米店, 中藥舖, 跟剃頭店...可見這些老字號屹立不搖啊.

午后


很久沒拍東西了, 最近有跟朋友出遊或是外出的機會, 會把小相機帶著, 隨手拍拍看.不經意的...

11/06/2005

所謂的民主


忘了是什麼事件, 讓大家激動的到總統府前去遊行抗議, 直到夜幕低垂人潮才慢慢散去.

在混亂之後, 留下了這些...


跟文風的朋友去鶯歌外拍, 到一家老字號的窯場逛逛聊聊.

還是喜歡黑白簡單但豐富的調子.

maple leaf


楓葉 詞曲 / 胡德夫 1970

在那多色的季節裡 妳飄落我荒涼心園
你說那一片片枯竭待落的楓葉 是最美好的籤紙
我該摘下哪一片 換取那怡心的微笑

在你明亮的雙眸裡 我看到落葉的秋天
彷彿那一片片都是來自妳的雙眸 是最美好的情景
我該拾起哪一片 換取那一剎那的秋波

在那往日樹林裡 落葉依然滿園
妳曾說那一片片枯竭待落的楓葉 是最美好的籤紙
我該拾起哪一片 寄往那遙遠的微笑 寄往那遙遠的微笑


這首歌是kimbo寫給在淡江中學時暗戀的學妹. 陶曉清特別喜愛這首歌, 她說她總是把它當成搖籃曲唱給兒子睡前聽. kimbo在現場演唱這首歌之前也說了些往事, 說有次合唱團練唱時就站在學妹身邊, 但實在是太害羞了, 兩人的手只隔著一張紙的距離, 卻怎麼也不敢伸過去握住...今天這位女主角也來到了現場...... 聚光燈一打, 竟然正是坐在我身旁的女士.

她與她的姐妹們從演唱會一開始, 就感動得不停的流淚, 手上的手帕與低啜聲沒有停過...

如果有人在半個世紀前就為你寫了一首情歌, 一直傳唱到今日, 並在演唱會上當眾對你款款的唱出, 敘說當時初戀的心情, 這一刻, 任誰也會決堤吧!

11/01/2005

匆匆


胡德夫「匆匆」專輯,將於2005/4/15正式全國發行,累積了胡德夫三十年創作的能量.



在我聽說他之前, 並不知道他是怎樣的傳奇人物. 今年的3/14很幸運的有機會參與此張專輯的拍攝工作.

他一上車, 晃著銀白的腦袋, 一臉燦爛笑容, 從後座伸出大大厚實的手, 衝著我說: "你好, 我是胡德夫." 當場我就覺得今天會是順利的一天, 而他應該不會像之前傳說的, 拍一拍會人不見去的淘氣模樣--至少在今天應該不會發生.

那一天我其實心情很悶, 在大家忙著勘景討論的時候, 我躲著坐在圍籬邊上對著湖水發呆, 而kimbo正跟mary開心的在一邊換裝. 經過一整天的拍攝跟觀察, kimbo是個很真性情又豪邁的人, 尤其當他瞇著眼滿臉甜蜜笑意的看著mary時, 還不忘對我說: "你看, mary好可愛呀!" 頓時間我突然領悟, 當一個人深深的愛戀著另一個人的時候, 正該是這陶醉的喜滋滋模樣啊! 而這樣的心情跟表情, 已經很難得在路上的戀人堆中瞧見. 所以, 當你想起某人時, 會忍不住洋溢滿臉笑意時, 那麼便是了啊.

這張令眾人等待三十年的首張錄音, 是非常不容易完成的, 在野火樂集有心積極努力下, 終於成就了某個世代的願望. 4/15如期的在紅樓完美演出現場發表會, 當天能進場的人士都是收到有邀請函的老朋友. 下午我也跟著到場去幫點小忙, 記者會結束, 到晚上正式開演前是綵排時段, 雖然demo已經聽過很多遍, 現場看著kimbo彈唱的感動卻是很深刻震撼的. 我拿著小相機, 勇敢的走到kimbo彈琴的臺邊, 開始忍不住按起快門. 他忘情的彈唱著, 發自靈魂深處的嗓音與用力擊鍵的琴音縈繞迴盪...連我也忘我了...忽然他的視線掃下來, 看了我一眼, 可能覺得奇怪, 記者應該已經趕著發稿去了, 怎麼還有個人在拍...

這張, 是我對他的記錄.

10/15/2005

夜色


昏黃的街燈飄忽在迷濛的夜色裡, 實景開始虛幻了起來.

有些事還是不要太清楚, 比較好...

雲淡風輕


如果不說, 你猜這會是哪兒?

又一年沒有旅行, 開始拿出去年的風景來解解悶.

日子總也是過得悄然無聲, 雲淡風也輕呀.


津沙小鎮的沒落顏色, 正是吸引我跟朋友隨意漫步與沉溺其中玩味的氣息.

<2004.9 馬祖南竿>

無處投遞



很懷念從前執筆寫信的時光.

自從開始使用網路, 就慢慢以鍵盤打字來取代.

只是...一樣有太多的心情, 是無處投遞的...

9/01/2005

天份



我想我對拍照真是一點天份也沒有吧

頂多, 就像那種婚禮歌手一樣...

恍惚


好快的,這一年已經又到了九月. 大半年裡我做了什麼? 恍恍惚惚的就過去了...

blogger 竟然改善的貼圖功能, 我可以來好好的使用啦.

1/24/2005

十三層完全攻略


自從第一次去了金瓜石, 留下太完美的印象, 以至於這十多年來一再的重回這個地方. 沒有什麼的特別的原因, 就是有種莫名的熟悉歸屬感. 也許因為他有海, 有山, 還有超棒的廢墟!

對十三層已經覬覦了相當久, 一直沒機會溜進去玩耍一番, 終於這次帶了幾個朋友翻牆越入, 進到廢棄多年的礦場裡. 妙的是, 手裡的lomo竟然沒剩幾張底片, 連數位相機也差不多沒電了...

本以為該大拍特拍的, 反而只是好奇的走走探探, 遠遠眺著濤聲拍岸的陰陽海, 就兀自發起獃來了...還索性躺下來看藍藍天空向晚的雲彩.

我想, 還會有下一次再深入拍攝的機會的!!